snow

江敬明哪适合他,他应该叫江陵容才对

几多热血,终究陌路。

Sthuna:

I. JUST FOR YOU


如何评价江南的《缥缈录》?-李松蔚


这篇文章说得蛮好的,不愧是我爱的搞心理的大大。里面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作为一个又穷又弱,浑身上下除了嘴欠(其实这是江南最可爱的地方)就没有其它优点的男屌丝,我们那看似快乐的少年生活,其实是多么的屈辱啊”。


代入当初网恋那三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很多事情突然明晰起来,在喜欢的同时,他一定无数次地感慨过自己跟对方的差距,那是从一开始就埋下的刺。这一点今何在想必心知肚明,或者还曾经安慰过他。然而这些激赏吹捧肯定安慰都不顶屁用,江先生依然执着地认为自己是个屌丝,然后时光荏苒岁月更迭,他们掐得死去活来真情实感,今何在终于自暴自弃失去理智,对着江南的心结狠狠扎了下去。


中国最好的文字,我永远在你之前。


你以为他不过是一时气愤或者狂妄自大,然而其实那些话,每一个字都是照着对方的软肋。


当初的肯定与喜欢,后来都变成了量身定做的刺刀。




II. HE WANTS A WAR


那句话当然是江南一直想听的,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今不过是终于坠落,反而有种释怀的心安。


可是那句话是逼出来的。


心想事成。


野鸡跟乌龟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身上都有暴戾的因子,一个是可控的,一个是失控的。


江南心中有暴戾的东西,而他对此有些微妙的自得,那对他来说大概是某种力量感的象征,就像他喜欢描述的那样,最后的爆发一扫之前的阴霾,扬眉吐气,热血沸腾,醉人如同鸦片。


所以如果出现问题,他不会选择沟通跟和解。




III. THE FALLEN DREAM


江南曾说他不像猴子那么有斗志,他容易累。


然而实际上最后累了的是猴子。


我一直很奇怪写书人的胜负为什么猴子不接招,都话赶话地掐到这个地步了,不接招不会显得太过懦弱么?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累了。


猴子一定十分清楚江南怎么想的,好不好看都无所谓,他只是心灰意懒。


明明是江南想要战争,却伪装得好像是猴子挑起来的一样。




IV. LIVING HELL


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南跟猴子相处的方式,就是他跟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


猴子一定进入到了他灵魂很深的地方,可惜那里并不怎么漂亮。


从野鸡到路明非,江南的主角总是背负着负面的评价,暴君,妖魔,恶龙,他痴迷于这个形象或许是因为,在怨恨这个世界的同时,他也是怨恨着自己的。


“我是妖魔但是我……”这个陈述里,但是之后的内容都是辩解,之前的才是自我认知的关键。


妖魔。


李松蔚说江南最大的挑战在于未来的腾达,但是他少考虑了一个要素:猴子。


富豪榜榜首之后,他开始疯狂the one无法摧毁的今何在。


这个人是没有平静生活的能力的。




V. MOVE ON


江南曾经喷猴子是社交恐惧症的大龄中二。


正如猴子知道江南的软肋,江南也知道猴子的。


但是猴子后来一个人开车去了西藏。


到底是勇敢的灵魂。


可是他不打算再继续蹲坑之后,被留下的另一个多寂寞啊【笑。




VI. AS TIME PASS BY


猴子最近转载了一篇文章,有一句“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唯有少年心”。


那些曾经在乎的事情,连同无所顾忌的旧日时光,终于不可避免地过去了。




VII. THE SNOW QUEEN


安徒生是个窥测人心的天才,我深爱的迪士尼比起来才像个童话。


江南心里那块镜子的碎片是取不出来了。


也罢。




曾经我以为最虐不过少年梦碎,现在想想,居然只能算个添头。

评论

热度(161)

  1. The leaf of ginkgoSthuna 转载了此文字
  2. snowSthuna 转载了此文字
    几多热血,终究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