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存档

江敬明哪适合他,他应该叫江陵容才对

几多热血,终究陌路。

Sthuna:

I. JUST FOR YOU


如何评价江南的《缥缈录》?-李松蔚


这篇文章说得蛮好的,不愧是我爱的搞心理的大大。里面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作为一个又穷又弱,浑身上下除了嘴欠(其实这是江南最可爱的地方)就没有其它优点的男屌丝,我们那看似快乐的少年生活,其实是多么的屈辱啊”。


代入当初网恋那三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很多事情突然明晰起来,在喜欢的同时,他一定无数次地感慨过自己跟对方的差距,那是从一开始就埋下的刺。这一点今何在想必心知肚明,或者还曾经安慰过他。然而这些激赏吹捧肯定安慰都不顶屁用,江先生依然执着地认为自己是个屌丝,然后时光荏苒岁月更迭,他们掐得死去活来真情实感,今何在终于自暴自弃失去理智,对着江南的心结狠狠扎了下去。


中国最好的文字,我永远在你之前。


你以为他不过是一时气愤或者狂妄自大,然而其实那些话,每一个字都是照着对方的软肋。


当初的肯定与喜欢,后来都变成了量身定做的刺刀。




II. HE WANTS A WAR


那句话当然是江南一直想听的,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今不过是终于坠落,反而有种释怀的心安。


可是那句话是逼出来的。


心想事成。


野鸡跟乌龟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身上都有暴戾的因子,一个是可控的,一个是失控的。


江南心中有暴戾的东西,而他对此有些微妙的自得,那对他来说大概是某种力量感的象征,就像他喜欢描述的那样,最后的爆发一扫之前的阴霾,扬眉吐气,热血沸腾,醉人如同鸦片。


所以如果出现问题,他不会选择沟通跟和解。




III. THE FALLEN DREAM


江南曾说他不像猴子那么有斗志,他容易累。


然而实际上最后累了的是猴子。


我一直很奇怪写书人的胜负为什么猴子不接招,都话赶话地掐到这个地步了,不接招不会显得太过懦弱么?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累了。


猴子一定十分清楚江南怎么想的,好不好看都无所谓,他只是心灰意懒。


明明是江南想要战争,却伪装得好像是猴子挑起来的一样。




IV. LIVING HELL


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南跟猴子相处的方式,就是他跟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


猴子一定进入到了他灵魂很深的地方,可惜那里并不怎么漂亮。


从野鸡到路明非,江南的主角总是背负着负面的评价,暴君,妖魔,恶龙,他痴迷于这个形象或许是因为,在怨恨这个世界的同时,他也是怨恨着自己的。


“我是妖魔但是我……”这个陈述里,但是之后的内容都是辩解,之前的才是自我认知的关键。


妖魔。


李松蔚说江南最大的挑战在于未来的腾达,但是他少考虑了一个要素:猴子。


富豪榜榜首之后,他开始疯狂the one无法摧毁的今何在。


这个人是没有平静生活的能力的。




V. MOVE ON


江南曾经喷猴子是社交恐惧症的大龄中二。


正如猴子知道江南的软肋,江南也知道猴子的。


但是猴子后来一个人开车去了西藏。


到底是勇敢的灵魂。


可是他不打算再继续蹲坑之后,被留下的另一个多寂寞啊【笑。




VI. AS TIME PASS BY


猴子最近转载了一篇文章,有一句“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唯有少年心”。


那些曾经在乎的事情,连同无所顾忌的旧日时光,终于不可避免地过去了。




VII. THE SNOW QUEEN


安徒生是个窥测人心的天才,我深爱的迪士尼比起来才像个童话。


江南心里那块镜子的碎片是取不出来了。


也罢。




曾经我以为最虐不过少年梦碎,现在想想,居然只能算个添头。

江南再见

我算是九州的老读者吧,当我买的第一本九州杂志,那时候还叫做飞奇幻世界,因为仅仅是读者,时隔多年,才因缘际会知道了九州门。
最近登上很久不用的微博账号,发现关注了一众作者,当时的众神最终还是雨打风吹,各自飘零去。我对江南早已经粉转路,不是因为撕的难看,单单是因为龙族。在实体凋零,出版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追求商业,塑造人设,无可厚非,作品趋向低龄化,大众化,更无可指摘,毕竟,六本缥缈录比不上一本龙族。两度作家收入首席,证明了他选择的正确。
他几次提起,都说人无法回头,也决然的不会回头。所以,几次含沙射影的挑拨今何在,何其贱也。说是炒作不至于,龙族光环加身,自有话题度和读者,我只能理解成小人得志,耀武扬威。当时除了当事双方,对错是非旁人难以看清,但江南是大义有亏的,在另一方已经隐约释然的现在,几次先行挑衅,除了ncf旁人看的也就是笑话了。
当时说江南是江敬明,其勃然大怒,而现在表面欣然接受,内里不知。到时班级里最小说九州各占半壁江山,时至今日,前者大都引以为黑历史,后者怅然说一声那是我们的青春。我可以说是缥缈录的毒唯,可笑的是,原作者现在漠视他的这部作品,恨不能抹消当年的痕迹,一声声晚安是给龙蛋们,再无其他。
郭敬明是一个小人和成功的商人,你不是,你是半个商人半个文人,还是一个贱人。
我不曾给龙族花过钱,不是他想要的书粉,是他嘲笑的过去一份子,你不想要他,他也丢弃你。
再见江南。

2017随感

不知何时起,针对上一代人的批判多了起来,大约就是南京彭宇案开始的吧,老人碰瓷,老人耍赖,老人不遵守社会公德的事件时有发生,坏人变老了这种话好像就是这个现象的终极原因,然而事实呢?
我看到过一个解释,当上一代掌握话语权的时候,我们是垮掉的一代,现在我们掌握话语权了,自然就现在自己的立场,大肆批判质疑。我们的预设立场都是完美守序善良的,偶尔有人反对说上一代是你们的父母辈,为什么不宽容一些,回答是我们的父母才不会这么干,然而事实上往往不是,你们没有那么好。

每一代成长的环境不同,真的会影响方方面面的,我们父母往往大声讲话,不在乎公共场所,实际上,他们成长的环境大部分在轰鸣的厂房或者空旷的田地,不大声讲话根本不能交流,他们生长的环境里没有马路红绿灯人行道,他们认为就是人走的种种此类,用我们的要求去批判他们也许对的,但是必定是苛刻的。

来自于微博,原po如水印id,仅备份,侵删。

高原

九寨沟

备份下吧,雨中深山

瀑布

瀑布